设为首页 加入书签 
首页 新建新闻 视频新闻 媒体看新建 图片新闻 新建旅游 精神文明 招商引资 公示公告 新建概况 特色产业 学习园地 摄影天地 便民信息
  您当前位置:    南昌新闻网>>县区之窗>>新建区>>精神文明
西山作证修正版
2013-10-24
在线投稿  新闻热线:0791-86865371

——追记防洪抢险英雄熊斌

题记:

他身上的每根血管/如同河流/跳荡着/闪电般的光波……引自诗人郭小川《闪耀吧,青春的火光》——

连日来,西山岭下的人们交口称颂着熊斌的名字。绵延起伏的西山岭、奔流不息的港田河,共同见证着西山镇副镇长熊斌甘愿奉献、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怀。他的事迹,强烈地震撼着人们的心灵,使人激动、沉思、奋进!

西山一位老人听了他的事迹感叹不已,称赞他“嘉言懿行,为一代楷模”,是“把生留给别人的好青年,当代的新雷锋”。

远在海南的一位青年打来电话说:“我不曾相信,现在还有‘活雷锋’存在,我认为在市场经济的今天,人都是自私的,看了熊斌的事迹,我从浑噩中醒悟,心中慢慢燃起了一盏明灯。”

一个80后乡镇副职干部在网上留言说:“同为80后乡镇副职,我能理解熊斌工作的艰辛,我们不会计较自己的工资有多低,不会计较双休日还要吃住在单位接待来访群众,我们只会牢记我们是光荣的公务员!”

……

这个一向默默无闻普通的基层干部,为什么能够这样迅速而广泛地在人们的心灵中造成强烈的影响?如果用简单的话来回答,那就是他们从熊斌身上,看到了一个真正共产党员的光辉形象,他对党对人民极端热忱,像一盆炭火,对工作认真负责,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

然而,熊斌为什么能够始终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本色?他是怎样想的和做的?让我们从他走过的人生足迹中来寻求答案吧——

没有空洞口号,没有豪言壮语,他用行动践行着对党的无限忠诚,对事业的无比热爱。他心里装着群众,盛满热忱,纵是再苦,从不叫累;纵是再难,都不言退

熊斌,丰城市人,1980年1月出生,2001年7月毕业于南昌大学电子学院通讯专业,本科学历,同年11月参加工作,2005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6年3月,以优秀年轻干部从县委机要局提拔到西山镇担任副镇长,分管镇里安全生产、文教、卫生、体育、民政和保险等工作,并负责琚塘片工作。

琚塘片包括琚塘、言家、港田三个村,其中琚塘是全镇18个村中人口最多的村,人口有3400余人。虽然年龄最轻,工作任务最重,可他没有一点怨言。琚塘村支书熊小彪把熊斌称为“小侄子”,打心底里佩服。去年6月26日,村民肖红根和肖传嘴为宅基地建猪栏的事闹纠纷,两家生了怨,经司法部门多次调解都没有解决,对此,肖红根就多次到省市上访。去年7月13日,村民肖红根在一次上访中意外发生了车祸,熊副镇长主动帮肖红根家跑上跑下协调解决车祸的问题。当时正值双抢时节,熊副镇长还叮嘱安排村干部帮肖红根家搞好双抢工作。肖红根很感动,主动接受了调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上访过。

熊斌副镇长办公室靠门的沙发上放着一副新建县西山镇学校网点分布图,镇中心小学校长李德凰说起分管教育的“熊老弟”非常自豪。他说:“熊副镇长分管教育,相当负责,富有亲和力。尽管自己年青,他还无微不至地关怀教师,特别是教师生病了,他都会亲自上门慰问,并经常深入偏远的村小,找教师谈心,稳定当地的师资队伍。在分管教育的四年里,他的足迹遍布了全镇18所村完小,1所中心小学,1所九年制学校,3个教学点。西山的教学危房改造任务繁重,可他从不叫苦。在他分管的几年里,改造了6所学校,新建了2所学校,新增了1个教学点,完成了1所学校的撤并,危旧校舍改造面积达7000余平方米,18个村级小学和3个教学点全部消灭了危房。”

言家岭老基村是个地质灾害易发区,沿着山脚下建的8栋民房是最大的安全隐患。镇安全管理员杨峰回忆起熊副镇长解决这个隐患的过程十分感慨。言家老基村的路很窄,车子只能开到村里的对岸,村民建房的每块砖、每袋水泥都要村民挑进村去。要拆除村民自己辛辛苦苦建起的房子,他们坚决不答应。面对这样的棘手难题,熊副镇长不言退。为做好村民的思想工作,他主动上门,今天不行,明天又去,同时不遗余力地积极争取上面资金,在他的努力下,这8栋民房已拆除了6栋,其余两栋正在拆除之中。

泉珠村不是熊斌挂片工作点,因为村里水库多,熊斌分管安全工作,村支书胡海根跟他也有过交往。他说:“每当下大雨,熊副镇长就会打来电话叮嘱。当我们得知他遇难的消息,泉珠村的村民都自发赶往现场打捞。”

身怀爱民之心,恪守爱民之责,把群众的冷暖疾苦放在心上,真心实意地为人民群众办实事,谋利益。熊斌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了解百姓的疾苦,深深爱着群众。他分管民政工作,体恤民情,许多困难群众都愿意跟他交朋友、谈心。

草山村57岁的残疾村民梁茂付是个驼子,和他88岁的母亲住在一起。去年3、4月份的一个晚上,老太太起床解手,由于只有两块床板,老太太翻过身起来拉开关,造成床板侧动,老太太一下就摔在地上,把右腿筒子骨摔断了。梁茂付本身有病,又担惊受怕,一紧张就造成了呼吸困难。在大呼救命后,住在附近的姐夫立即打电话向镇里汇报,接到报告后,熊副镇长赶到村里,把梁茂付及时送到了医院,梁茂付的命保住了。

熊斌以办公室为家,全身心地为人民服务,用心工作。他虽然住在县城,却很少回家,办公室里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张沙发、一张办公桌。进门的沙发上,时下堆放着一摞摞整整齐齐的迎接省政府教育工作督导评估资料,办公桌上摆着一张手写的记录稿纸,记录着近日的工作内容,“出现问题的水库,石灰城水库,涵管漏水,目前蓄水16万方,总库容25万方,该水库已联系了市潜水队前来处理。”纸条上还标注了近期用于防汛工作所使用的物资,“草袋2.86万条、纺织袋2.7万条、鹅卵石3200方……”

这就是熊斌,一个把乡村当成家的好干部。床边柜子上放着他那天未来得及吃的面包,地上还放着那双沾满泥巴的套鞋,以及放在盆子里来不及洗的袜子……

熊斌很敬业,他带病坚持工作。县中医院立新路门诊部医生舒学斌说:“熊斌是从5月12日开始患急性肠炎的,因为下乡的关系,治疗断断续续的。5月17日晚上九点多钟,熊斌还在我这里治疗,他的病症有很大缓解,但没有完全好,因患急性肠炎,出现了低烧、腹痛、腹泻,连打针的时候都是利用晚上来的,一般是在医生快下班的时候,从乡下直接赶到这里来的。在此之前,他的儿子也生病了,所以我对他印象比较深刻。”

责任心强,保密观念强,做工作有原则,而且热情。熊斌的原同事,县委机要局的罗小文说到熊斌就十分佩服。他为失去这样一位好战友感到无限的惋惜。

“熊斌做事喜欢举一反三,总是想做到尽善尽美。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每次处理事情,他都要先写好计划,办完后还要写总结,并前后对比,从中积累经验,是个好干部。”镇里的主要负责人说。

把别人放在第一位,把自己放在次席,他的微笑和善行感染着周围的同志、群众。他热爱生活,更爱同志,即使在生命危险的一刹那,也要绽放出“礼让”的光芒

熊斌分管镇里的安全生产,他认真负责,身体力行,能够不麻烦下属的,他尽量不去麻烦。他把别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自己摆在第二位。谈及这个问题,镇安全生产管理员杨峰心情沉重地说:“我年龄比熊斌大,体质不大好,每次要出去检查的时候,他都会征求我的意见,与他共事很舒心!”

镇司法所副所长梁衡这些天去食堂吃饭,每当看到装饭的盆子,熊斌礼让大哥盛饭的场景就历历在目。梁衡比熊斌长11岁,每当两人同时盛饭时,熊斌都要礼让。问道原因时,熊斌都会说他常挂在嘴边那句话,“谁叫你是大哥呢!”

镇党委委员陈秋英与熊斌不仅是同事,更是同乡,彼此话语多一些。说到这位善解人意的“小兄弟”,陈秋英在镇新闻发布会现场就禁不住流泪,“他热爱生活,更爱周围的同志。他为人厚道,非常尊重人,每次见人都会主动打招呼,嘴角总挂着微笑。特别是分管民政工作,对老百姓和蔼可亲的。5月19日在打捞现场,许多老百姓在哭。5月20日他的遗体一打捞上来,我就很想去看他。真为他的英年早逝感到难过。这么年轻的干部,没留下一点东西就走了!如果是自私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快走了。”

77岁的程银水住在镇政府门口,熊副镇长每天下乡下村都要从他家门口走过,每次见到老程,熊副镇长都会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微笑着点头,或问候一句。熊副镇长遇难,程银水老人颇感伤心。一说到熊副镇长,老人就翘起大拇指。

“虽然没有见过,也没打过交道,但知道他口碑很好!”住在街上58岁的西山村村民熊建设也啧啧地称赞道。

熊斌的为人挺好,和他先前工作过的县委办同事,都称赞他。县委机要局的熊春平说:“我家在联圩乡下,每到节假日,熊斌都会主动与我调班,让我开心回家,这个‘小老弟’确实善解人意,我很感谢他对我这个老大哥的帮助!”

“我是从车窗里出来的,他让我先出来,他把我推出来了。车窗就那么大,他不推一把,我就出不来。”说起那天死里逃生的过程,镇水管站副站长程家趣很是后怕,那惊魂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5月18日,天下大雨,湍急的洪水顺着港子拼命地往下泄,地处三港合口的流湖导托干渠港田段洪水迅速上涨起来,迅速漫过港田闸下的人行桥,水位上涨0.5米、1米,1.5米……下午4点多钟,地处低洼的港田村发生山体滑坡,河道有被堵塞漫堤的危险,直接威胁着堤坝下游三个村的3000多村民生命财产安全。

在这危急时刻,熊斌同志抱着带病的身体,带着该片的蹲点干部、全体城管队员等20多人奔赴现场,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在实地应急处理山体滑坡和安排落实应急处理预案后,他带上技术员又迅速赶往言家村督促落实该村山体滑坡和防汛工作。当晚21点15分左右,熊斌同志接到港田山体滑坡出现新情况的消息,他立即赶往现场。

在快到现场时,由于天气恶劣,暴雨路滑,车子不慎滑入河中。就在车辆即将渗水的一刹那间,熊斌同志奋力将身旁的技术人员推出车外,把最后的生还机会让给了同事,而自己却随之沉入河底。

湍急的河面,哗哗的水声,人们声嘶力竭地重复呼喊着熊斌的名字,可是漆黑的夜晚再也听不到他的回音!只有阵阵松涛在山谷回响,哗哗河水在河床呜咽……

青春阳光,崇尚学习,追求思想和艺术的统一,他的生命里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他的精神世界流淌学习的血液。老师说,他是个好学生;同学说,他是我们的骄傲;干部说,他是我学习的榜样

熊斌是80后成长起来的年轻干部,每处理一个问题,他会仔细聆听群众的建议,向比自己年长的党政班子成员请教。他喜欢看书,上网,从他的嘴里,你能感知到金融、市场、证券、汇率、国际政治等方面的新鲜词汇和时尚理念,能让你感觉到80后年轻干部的那份前卫性和前瞻性。

熊斌是个勤奋刻苦的好学生。他的高中英语老师朱丽霞回忆说:“我第一天带熊斌班上的英语课时,就布置了一篇背诵课文的作业,第二天熊斌就能很流利地背诵出来了,不仅如此,熊斌还和几个同学组织起来,互相争背英语课文,看看谁背得最快,这样同学之间互相进步。”

熊斌聪明好学且富有爱心。刘水英老师是熊斌在新建一中就读时的高中班主任,她告诉记者,熊斌在高中学习期间,一直担任班上的团支部副书记兼组织委员,他关心集体,责任心强,积极带领团员参加各项活动。他尽管自家不宽裕,可他还乐于助人,慷慨解囊。只要知道班上同学有经济上的困难,他就会主动去帮助他们,因而在1996年学雷锋活动中被评为南昌市“学雷锋积极分子”。

“第一次听到他的噩耗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刘水英老师哽咽地说道。

朱丽霞老师则说:“听到熊斌的事迹,我就感觉这像他做出的事情,遇到危难时,熊斌想到的一定会是舍弃自己的生命来救他人。”

熊斌是个好同学。陈玲是熊斌高中三年的同学,现在广州工作。记者通过他们的班主任老师刘水英联系上了她。

“我是从高中校友们组建的QQ群中得知这一噩耗的,校友们都没法接受,这几天,大家都在网上留言,感怀和他在一起的同学时光。5月20日是人们称之为‘我爱你’的日子,我们同学都说,在这样一个日子,我们永远失去了一个挚友,我们爱你,熊斌,你是我们同学的骄傲。”陈玲悲恸地说。

“一听到这个噩耗,我就在网上到处搜索关于熊斌的消息,熊斌匆匆离我们而去,让人很难过,这么好的人,太可惜了,我为有这样的同学感到骄傲!”同学熊珍回忆感慨道。

熊斌的事迹是年轻干部成长的一本活教材。正在西山挂职锻炼的镇党委副书记黄邑华感慨地说:“一个80后的年轻干部,每天面临这么多的工作,不红脸,不发脾气,真是难得。熊斌很阳光,他还为我到乡镇挂职锻炼感到高兴,说吃得苦就能学点东西,吃苦就是福。熊副镇长身患肠炎,可他不告诉身边的同事,继续工作,我觉得这样的80后干部是那样敢于担当,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希望熊副镇长走后,他的精神能够留下来,留在西山,时常感召我们!”

30岁很年轻,他走了,一颗搏动的心嘎然停止了跳动。熊斌倒在了他热爱的岗位上,用短暂的生命展示出了他独特的人格魅力。

“熊副镇长工作、做人追求思想与艺术的统一,在他身上我学到很多东西。出事当天,我俩还约定明天一起去茶桐水库和万担垅水库实地查看。没想到,他招呼都不打,就悄然离开了!熊斌,我的好领导,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去水库查看的。”镇团委书记陈公道流着眼泪说。

“你在哪里,快出来啊!我给你带换洗衣服来了!快回来吧……”在撕心裂肺的呼喊里,我们分明看到了人世间至美的亲情,最美的光辉

“斌崽,快出来呀!妈妈带你回家。”

“斌,我把你换洗的衣服带来了,我们一道回家。”

“斌仔,听到我的声音就快出来呀!婶婶看你来了。”

……

从熊斌出事打捞开始,港田河上空就响着声嘶力竭的呼喊声,这呼喊是父母对儿子、妻子对丈夫、婶婶对侄儿、阿姨对外甥的无限痛心和企盼。

“他是个好人。我们是同班同学,他对同学都很好。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他没跟我发过脾气。生了宝宝之后,他跟宝宝也没发过脾气。”妻子杨芸用两根食指不停地轻轻抚摸着江南都市报登载的《敬礼,我们心中的平民英雄》上丈夫的照片,一边哭泣地说。

“他是我的好丈夫。自从他担任了乡镇领导以后,我们已习惯了聚少离多的日子,他总是把工作摆到第一位。天晴时,要防火;下大雨时,要防洪。大多数都是在宝宝睡着的时候回来,宝宝没醒的时候就走了。宝宝快三岁了,到现在,我们连一张三个人的合影都没有。他留给我一辈子的想念!”谈到自己的丈夫时,杨芸的心都碎了。

“安息,好走!妈妈永远想崽,你在天堂那边也要做个好人。爸爸妈妈会熬下去,把孙子带好!”在熊斌灵堂前,熊斌的妈妈悲痛万分。

熊斌懂事早,从不惹爸爸妈妈生气。长大后,又是个孝子。熊斌的爸爸熊水林原来在县电焊机厂工作,2002年企业改制就下岗了,妈妈李健桂原在璜溪垦殖场工作,1986年农转非后,也没有安排工作,一直在摆地摊。遇到恶劣天气时,熊斌就会给妈妈打来电话,让妈妈早点收摊,注意身体。

儿子的孝心,让爸爸妈妈感到骄傲。上犹网的犹江社区论坛上,他的一位同学看到熊斌的事迹后,在论坛上这样写道:“第一次去你家,坐车坐过头了,你大老远出来在一个公园门口接我。那次,确切地说,是你爸爸陪我的,你小子总是不停地端这端那进进出出,都不曾和我说到几句话,陪我喝茶的是你和蔼的父亲,陪我说话的是你可敬的妈妈,从二老的话语中我感觉到了你是老人的骄傲……”

“熊斌没有什么很特殊的地方,也找不到什么欠缺的地方,他的亲和力太强,让你一接触就感到信赖。他在我家里住了两年,我就因为他一从乡镇回来就给我家里洗碗、拖地,发过他一次脾气。我家儿子称呼熊斌,都不称呼姐夫,而是叫哥哥啊!”说起自己的女婿,岳父杨浩金扼腕叹息。这个老丈人心疼自己的女婿。熊斌出事的第二天早上,杨浩金和熊斌的爸爸赶到了镇里,两个老人相互搀扶,相互安慰。

5月20日下午13:53分,熊斌的遗体被打捞上来,杨芸发疯似的向丈夫的遗体冲上去,熊斌的父亲和岳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痛,抱头大哭。街上的居民听到熊斌的遗体从西山街通过时,都自发地放起爆竹相送。

“爸爸,回来了!”熊斌的灵堂设在他父亲家里,熊斌三岁不到的孩子懵懵懂懂,手摸着爸爸的遗像,不停地叫道。让在场人的感到无比的悲痛。

恩重如山,点点滴滴在心头。港田村村民李红根忘不了,去年年关,他家死了一头耕牛,是熊副镇长给他解决了800元的救助款;群力片的群众忘不了,是熊副镇长亲自带领干部勘测出一条9华里的森林防火隔离带;西山的孩子们更忘不了,是他们可爱的熊叔叔让他们在安全的校舍里上课;言家村残疾人言四根说,熊副镇长没死,因为熊副镇长答应给他家盖新房还没来得及实现,熊副镇长永远活在他心中……

大地低泣,西山呜咽。西山这座富有灵性的山,曾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治水英雄。古有许逊为民除害兴利,今有熊斌抗洪抢险因公殉职。西山作证,古人为许逊兴建了“许仙祠”(即西山万寿宫);同样,西山作证,人们也不会忘记熊斌,永远将他铭记在心中,镌刻在丰碑上。

 

    来源:    编辑:查馨